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我与龙泉宝剑的情缘
来源: | 作者:lqshenfeng | 发布时间: 1817天前 | 553 次浏览 | 分享到:
1968年,我出生在龙泉市查田镇石隆村,13岁小学肄业到生产队放牛。14岁的一天,村上来了个做篾师傅,他有一把龙泉宝剑,每天早晚都要拔出来舞上一番。在我们看来,他的剑术简直出神入化,特别是那把宝剑,更是让我梦寐以求。拥有一把真正的龙泉宝剑,成了我少年时代遥不可及的美丽梦想,在我心里烙下深深印记。


放牛娃的宝剑梦

       1968年,我出生在龙泉市查田镇石隆村,13岁小学肄业到生产队放牛。14岁的一天,村上来了个做篾师傅,他有一把龙泉宝剑,每天早晚都要拔出来舞上一番。在我们看来,他的剑术简直出神入化,特别是那把宝剑,更是让我梦寐以求。拥有一把真正的龙泉宝剑,成了我少年时代遥不可及的美丽梦想,在我心里烙下深深印记。
       17岁那年,一个机缘巧合改变了我的一生。一天,村里来了位收购木炭的老人,大家都叫他老陈。原来老陈就是龙泉铸剑师傅陈阿金的父亲,他也是来给陈阿金“物色”徒弟的。老陈一眼“相中”了我这个体格强壮、老实巴交的农村娃。我兴奋了一夜,终于有机会看到更多宝剑,还能亲手铸剑了。第二天,我就挑着行李,跟着老陈来到“金字号剑铺”,开启了学艺生涯。
       第一次见到阿金师傅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一进门,但见火花四溅,火光耀眼,火炉前的阿金师傅,赤裸上身,有节奏地挥舞着手中的铁锤……让我油然而生崇拜,心中暗暗种下“必须学有所成”的种子。
       刚入剑铺时,我对一切充满好奇。起初,师傅叫我反复拆装宝剑,熟悉它的每个组成部分和每一个组装细节,之后才开始教我在火炉前拿大锤。学徒的日子,简单而艰苦,有时一心专注在一把又一把宝剑上,饿得肚子痛了才想起忘了吃饭;手上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水泡,一直到布满老茧,再也长不出新的水泡。
       在阿金师傅手把手的指点下,我的宝剑锻制技艺提高很快。在掌握了一定的技艺后,我开始配合师傅一起制剑,其中“百寿重剑”、“福寿龙泉剑”等屡获奖项……到师傅觉得我的技艺已经成熟,锻制宝剑有了自己的创意和风格,才建议我独立发展。于是,我创办了“古剑”作坊。

创业的艰难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创业刚开始,生意很冷清。我经常望着那些宝剑,为它的销路发愁。后来,事情突然有了转机。原龙泉林化厂扩大改造工程,从外地请来了一批安装工人。起初,两名工人来作坊里买走了两把宝剑,后来不仅所有的工人都来买,还推荐亲朋好友来买。生意一时间判若两样让我始料不及,也让尝到甜头的我更加坚定了锻制质量更精良的宝剑的决心。
       创业的艰难,现在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当时,厂里十多个工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锻制宝剑的每一道工序,都要我手把手教,既当老板又当师傅,难免疲惫。有一次,我教工人如何锯料时,一不小心锯伤了自己的两个手指头,鲜血直流,虽然只伤到皮肉,但伤疤留到了现在。
       如果说创办“古剑”作坊是为了生存,那么我萌发发展和继承龙泉宝剑事业的远大理想则是1998年之后的事。1998年,我购买了青瓷宝剑苑200平方米地基,拥有了集店面、厂房和住宅于一体的房子。2001年,我创办“龙泉市家兴宝剑厂”,后因研究锻制“乾隆神锋宝剑”取得成功,更名为“龙泉神锋刀剑厂”并同时创立“神锋剑庄”。
       有了更好的基地,宝剑事业发展如虎添翼。我开始废食忘寝地研发龙泉宝剑新型冶炼锻造技术,短时间里就成功地创作出宝剑、宝刀的新系列作品。2005年,被相关部门授予“全国重点推广企业”等荣誉称号;2009年,获市委宣传部和工商局“龙泉市诚信工商户”称号。

百炼花纹钢的锻制

       2003年,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专攻百炼花纹钢的锻制。技术成熟后运用到宝剑锻制并获得成功。这是我铸剑生涯的一个突破。
       锻制百炼花纹钢是古代就有的锻钢工艺,其特点是将钢反复加热锻打,排除钢中夹杂物,使其组织趋于致密,成分均匀,细化晶粒,以改善其性能,故称“百炼成钢”。用百炼花纹钢铸剑,能使剑身呈现花纹异彩,非常漂亮。然而,古代操作工艺早已失传。
       早些年的无型号钢,我注意到越青的钢越好。制作时钢和铁含碳量的差距必须刚刚好,否则钢与铁之间不易融合。为了调试钢和铁的比例,我访遍龙泉农村找农户买来铁铸的农具,融化之后锻打,效果比一般的生铁要好。木炭也有讲究,以杂木烧制的为佳。要选山上经暴雨冲洗沉淀的黄泥浆来把木炭浸泡成浆炭,浆炭浓淡要适宜。打造中添加木炭时间要适当。
       锻打中,掌握火候也很重要。温度不够,钢与铁融合不牢,剑身容易留下缝纹;温度过高,在锻打中会碎。铸一把剑,我一般下毛料26斤左右,炼完毛坯时,只剩下5至6斤。经过铲、锉、开凿、磨砺等工序后又要去掉1斤左右。在锻打过程中要来回上百次折叠,如果在其中有一次火候没掌握好,就要造成报废而前功尽弃。2005年,经过数月精心锻制的“神锋剑”在西部国际工艺品、礼品博览会上获得金奖。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在业内也逐渐站稳了脚跟。
       当前,对剑身花纹锻制工艺的探索,仍是我主要研究的课题,其中流水纹、灵芝纹、指纹、树心纹、羽毛纹等一系列花纹,有的已经突破并运用于制作中,有的还处于摸索实验阶段。这些年,我努力在全国范围内找寻适合铸剑的钢铁,“乌之钢”就是新近找到的优质品种。我希望能为龙泉宝剑的铸造开启一个新的门径,用新的元素、新的材料、新的艺术,给龙泉宝剑发展带来新的突破。
       行业中拥有省级大师头衔的铸剑大师尚不多,我感到自己肩负不可推卸的责任。截至目前,我已经收了几十个徒弟,其中有许多出师后开了自己的工作室,我会继续坚持打开门户,广招学徒,把自己在传统铸剑工艺与现代锻炼技术融合方面积累的看家本领传授下去。